荐读

自我接纳+永远别说你没有选择

2018-09-05 17:04:27 卿卿小孩 4

1536134778611810.jpg

  1、自我接纳:困惑和担忧

  她说:“会不会自我接纳之后,想着反正自己就这样了,于是就干脆自我放弃,不再努力了呢?”

  只是强调自我接纳,却忘了解释为什么要自我接纳,它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

  学会自我接纳非常重要,它可以说是自我成长和自我实现的基础。

  2、“完美主义情结”从何而来

  先跟大家说个故事。我在美语训练营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学员,她在训练营开始前,就在群里很坦白说,自己有完美主义情节,所以希望自己能够每天坚持下去,因为一旦有几天没有交作业,她就会彻底放弃。说实话,她所谓的“完美主义情结”一点都不让我感到意外,因为这太常见了,它的具体体现就是,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做到自己期待或者承诺的样子,我们就不愿意再继续下去了。听她说得如此确定,我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她肯定坚持不下去。果不其然,坚持了几天之后,她就放弃了。

  这个故事是不是听着很熟悉?我相信,这种类似的事情应该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发生过。说到这里,你会不会好奇:这种“完美主义情节”到底从何而来呢?实际上,它和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的自尊有着直接的关系。自尊很重要的一部分来自自我评价,自我评价直接影响着我们的情绪:好的评价会让我们心情愉快,自我感觉良好,不好的评价则会让我们产生与自我相关的负面情感,比如自责、自卑,自我羞愧等等。

  既然是评价,那就一定得有评价标准,这些标准决定了什么才是好的、优秀的和成功的。那么,我们的自我评判标准又是什么呢?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这些标准通常就隐藏在我们头脑中那些“我应该…”或者“我必须…”这样的信念当中。其实,所有带有“应该”和“必须”的语句,都暗含着某种非黑即白的绝对化评判标准,所以当我们觉得自己“必须怎样”或者“应该怎样”时,我们就已经在潜意识中给自己设定了某种评价标准,只要自己没有达到这种标准,我们就会对自己产生不满或者失望的情绪。

  我们都知道,追求快乐和避免痛苦是人的本性。这种本性会使得我们不自觉地想要追求和维持好的自我评价,并且逃避一切会有损于自我形象的事情。明白了人性的这个特点,我们就不难发现,“完美主义情结”中的完美,指的是其实我们心中那个“应该的自我”,而所谓的“情结”指的则是我们想要追求和维持这种自我形象的本能。

  我们再回到一开始美语训练营的那个故事。这个时候,大家应该能够明白为什么如果有几天没有坚持,那个女孩就会选择彻底放弃。那是因为她头脑中有一个应该的自我——我应该每天坚持。为什么应该坚持呢?原因在于,她在潜意识中把能否坚持看成了评判自己是否优秀、是否足够好的标准——如果不能每天坚持,那就意味着她是一个没有意志力的人,是一个失败的人。所以,当她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坚持的时候,她就会对自己很失望,觉得自己很失败,并因此产生强烈的羞愧感。为了逃避这种痛苦,她干脆选择放弃,因为这样的话,她就不需要面对一个令人失望的自己,也就不会时刻被提醒自己的意志力有多差,自己有多失败。

1536133219882898.jpg

  如此说来,“完美主义情结”其实是我们成长道路上的一大障碍,因为它会降低我们应对现实和挫折的能力——当现实的自己和应该的自己发生冲突时,我们会拒绝接受现实,而执着于头脑中的“应该”。然而问题是,现实是我们改变不了的,如果不接受现实,这种内在冲突就不会消失,我们就会一直陷在自我不满的负面情绪中。这种负面情绪不仅会消弱我们的自信,还会降低我们的行动力。这就使得我们很难突破现实。

  3、自我接纳,是为了更好地成长

  说到这里,我们来解释一下自我接纳。自我接纳就是当现实中的自我和头脑中的“应该自我”不一致时,我们选择不带偏见地接受现实,不把所谓的“应该”当成标准来评判和指责自己。有人也许会提出疑问:可是那些标准都对我们有好处的呀!难道我们不应该对自己有要求,不应该拿一些标准去鞭策自己吗?

  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自我接纳的意义,我想先和大家分享前段时间我在The Tim Ferries Show听到的,Tony Robbins与Tim Ferries的一段简短的对话。顺便解释一下,Tim Ferriss是美国的知名作家和播客主,经典畅销书《每周工作四小时》,以及最新的畅销书Tools of Titans(《巨人的工具》)都出自他手;Tony Robbins则是美国极具影响力的人生激励大师,很多名人都曾受到过他的影响,比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戴安娜王妃等等。

  这段对话其实是Tony Robbins为了说明提问的力量而做的一个演示。对话是这样的:

  Tony问: “在成长的过程中,你最渴望得到谁的爱,你父亲的还是母亲的?”

  Tim:“应该是父亲的。”

  Tony又问:“为了得到他的爱,你需要成为谁?”

  Tim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可能是服从,或者说无条件地接受他的命令。”

  Tony继续问:“那么你母亲呢?为了得到你母亲的爱,你需要成为谁?”

  这次Tim不加思索地回答:“我不需要成为谁” ,他继续解释:“我母亲会让我去接触不同的事物,如果我表现出某种兴趣,她就会去支持,所以我能够感觉到,不管我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我母亲都会接受,只要我自己是快乐的。”

  这段对话非常简短,然而却给了我意想不到的启发,因为它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有条件的父母的爱,什么叫做无条件的父母的爱,以及这两种爱会对孩子产生的不同影响。

1536133874773597.jpg

  4、什么叫做有条件的爱呢?如果你在心中对孩子有着明确的要求和期待,比如必须成绩优异,必须多才多艺,必须考上很好的大学等等,并想方设法让孩子成为你所期待的样子,只有当孩子达到你的标准时,你才会表示认可,否则你就会对他感到失望,甚至是觉得很没有面子。这个时候,你对孩子的爱就是有条件的爱。

  那么,无条件的爱是怎样的呢?无条件的爱意味着,不管孩子是怎样,是否满足那些所谓的“优秀”的标准,你都爱他,而且不论他做出怎样的决定,你都会选择支持和认可,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身上。你当然也希望孩子上进,希望孩子有个美好的未来,但是你不会强迫孩子,而是会选择用启发、引导、鼓励,甚至是以身作则的方式,去激发孩子出的好奇心和上进心,让他们发自内心地想要去学习和成长。

  如果孩子感受到的是有条件的爱,他们得到的信号就是,自己必须成为父母想要的样子才能得到认可和关爱,那么为了得到父母的认可和爱,他们就不得不努力成为父母想要的样子。这样的孩子,往往内心缺乏安全感和自信——他们总是害怕自己不够好,害怕让父母失望。更让人难过的是,他们通常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因为他们从未探索过自己的兴趣,从未思考过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仅仅是在满足父母对他们的期待。相反,如果孩子感受到的是无条件的爱,他们就不用担心自己不够好,没人爱,因此也就不会缺乏安全感。如此一来,他们便可以自由地朝着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发展,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就算他们最后没有获所谓的“成功”,但起码他们内心是幸福和满足的。

  说到这里,我想特别提一下我的父母。曾经有读者问我,我父母的教养方式对我的今天是否有影响。我的回答是,影响非常大。说实话,我之所以能够不被主流价值观束缚,敢于跟随自己的内心,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的父母给予了我无条件的爱。虽然他们都是老师,但从小到大,他们从没有让我感觉自己必须得很“优秀”,从不拿我和其他小孩比较,也从没有表现出某种特别的期待,而是给了我一个非常自由的成长空间。正因如此,我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自己的未来,不用担心他们会不支持。

  由此可见,接纳和无条件的爱并不意味着放弃,也不会导致堕落,恰恰相反,它会让人变得更有自主性,更愿意成长。为什么会这样呢?事实上,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是渴望成长和进步的,都有着探索精神和好奇心,因为成长和探索是快乐的重要来源。但问题是,这种渴望和自主性只有在我们感到足够安全,不用担心“做不好,没人爱”的时候才会体现出来。接纳的意义就在于此——父母无条件的接纳和肯定会给孩子特别强的安全感,这个时候,他们内在的好奇心就会出来,他们会跟随着自己的好奇心去探索和成长,这些行为背后的动力是成长的快乐,而不是为了获得父母的称赞和认可。

  同样道理,自我接纳也不会导致自我放弃,反而会更有利于我们的自我发展。如果我们总是不接纳自己,总是用各种标准去评判和指责自己,我们就因此而缺乏自信。自信可以说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因为我们的自信程度直接决定了我们的行动力、创造力和学习能力,没有自信,我们的自我发展自然就会受到限制。自我接纳的价值则在于,它能够让我们从无时无刻不在的自我评判和自我不满中解脱出来,不再活在“自己不够好”的焦虑和羞愧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逐渐走出不自信的状态,自我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5、从自我接纳到自我超越

  到现在,大家应该已经能够很好地理解自我接纳的意义和重要性了——自我接纳其实是为了更好地自我发展。这个时候,大家可能又会问另一个问题:要怎样才能做到自我接纳呢?接下来,我就根据自己的经验,分享两个实用的训练方法。

  方法一:改变自我对话模式

  我们都知道,一段关系好不好,从两个人的对话模式就能看出来。同样道理,我们和自己的关系如何,也可以从我们的内在自我对话模式中看出来。如果我们与自己的对话总是充满指责和不满,那么我们对自己的态度一定是消极的,相反,如果我们与自己的对话总是充满爱和鼓励,那么我们的自我关系一定是积极和正面的。实际上,语言和态度是相互影响的,也就是说消极态度导致消极语言,而消极的语言也会导致消极态度,所以,如果想改变对自己的态度,我们可以从对自己的语言下手。

  具体的方法就是,你需要每天有意识地与自己进行积极的对话,直到它成为一种习惯。这种对话最好是用日记的方式写出来。自我对话的时候,你可以把内在的自我想象成一个脆弱而敏感,但又特别渴望被爱和被认可的小孩,你甚至可以给他取一个有趣的或者可爱的名字,然后用第二人称去和他说话。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当你试着从这个角度去看自己的时候,你会更富有同理心。

  自我对话需要包含三个部分的内容,首先是表达,也就是你需要帮助你的内在小孩把藏在心中的那些关于自我的负面情绪,以及引发这些情绪的事情和信念说出来;第二是重新解读,一般来说,负面情绪都是因为看待问题的视角或者背后一些非理性的信念引起的,为了走出负面情绪,你需要带着他从一个更加积极的角度去看发生的事情,或者审视相关信念的合理性;最后是鼓励和赞美,你需要经常说鼓励和认可他的话,帮助他慢慢摆脱那些已经形成的自我否定的信念。

  当然,你对自己的态度不会立马发生改变,因为新的思维习惯需要通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才能形成,但是只要你坚持练习,你头脑中的那些关于自我的负面声音就会慢慢消失,你也不会再习惯性地去评判和指责自己,取而代之的是接纳、理解和无条件的爱。到那个时候,你会惊喜地发现,你已经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方法二:用“目标思维”替换“应该思维”

  除了改变内在的自我对话模式之外,还有一个方法能够帮助我们有效地改变自我评判的习惯,那就是用“目标思维”替代“应该思维”。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不自信的和没有安全感的人有个明显的特点,那就他们的“自我”特别重,也就是说,他们的关注点总是在自己身上:他们会特别在意自己的表现,总是在担心害怕自己做不好。自信的人却很不一样,他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少会去想自己,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当前的目标和任务上,他们也不会因为结果没有达到预期而自责,而是会把这些结果当成一种反馈,然后利用它们来改善自己的行动策略。

  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我发现,现在很多人都深受拖延的困扰,为了克服拖延,他们不断地尝试各种方法,想让自己变得更自律,拥有更强的自控力。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在意自控力呢?那是因为,他们在潜意识中将自控力和优秀等同起来,他们觉得想要变得优秀,就应该有强大的自控力。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些优秀的人之所以有强大的自控能力,是因为他们有清晰的目标和强烈的内在动机,事实上,这些人在行动的过程中,根本不会去想自己有没有自控力,因为他们全部注意力都在目标上,他们只会想如何去实现这些目标。

  事实上,当你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不仅无法专注眼前的任务,还会因为过于担心自己的表现而焦虑,这反而会对结果产生负面影响,而当现实结果不符合你的预期的时候,你的自我意识又会让你陷入自责和自我不满之中,这又会影响你接下来的行为和结果。想要摆脱这个因为“自我”而引起的负循环,你就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注意力,不要去想自己做得好不好,而是要把意识的焦点牢牢地锁定在与目标相关的任务上。如何才能做到呢?一个非常实用的方法就是,一旦你发现自己陷入了与自我相关的负面情绪中,就要赶紧问自己:“我的目标是什么?我想要的结果是什么?为了实现目标,我此时需要做什么?” 这些问题能够迅速地把你的注意力从自我上转移到与目标相关的任务上。

  只要你能够把关注点一直放在目标上,持续行动,并根据反馈不断调整策略,那么就一定可以实现目标。当目标实现之后,你的自信心就会有所提升,你便会更有动力去完成下一个目标。等到成功经验积累多了之后,你就会变得越来越有自信,那些自我评判的声音也就会自然消失。

1536132741575745.gif

  接上

  我们需要放弃头脑中那些“应该…...”或者“必须…...”的信念,不要拿这些标准去要求或者评判自己,因为这些信念会导致自我相关的负面情绪,也会给自我发展带来限制。一个朋友在读完之后,提出了疑问,她说:“可是,生活中有些事情就是应该要做或者必须要做的呀,比如老板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就是你必须做的。” 我回答说:“不,这些事情也不是必须的,你同样是有选择的。”

  首先我得解释一下:“应该思维”和“必须思维”其实会带来两种类型的痛苦:第一种痛苦叫做“想做,却做不到”,比如当你觉得自己应该自律,却做不到自律的时候,你就会很痛苦,因为你会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自己不够好;第二种痛苦叫做“不想做,却不得不做”,比如你不想上班,但又觉得自己必须上班的时候,你也会很痛苦。

  我们上面只说了第一种痛苦,接下来我们就来聊聊如何应对第二种痛苦——“不得不”的痛苦。

  1、选择背后的情感逻辑

  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会不会去做一件自己感到痛苦的事情?我猜想,你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你肯定会想:“这还用说,我当然不会去做让自己痛苦的事情啦!” 然而事实并非真的如此,人们其实经常会去做让自己感到痛苦的事情,当然这里得有一个重要前提——如果不做,就会面对更大的痛苦。举个例子,小孩子通常都不愿意做作业,但是他们为什么还是会去做呢?很简单,因为不做的话,他们就会被家长责骂,那对于他们来说是更大的痛苦。

  说到这里,我想帮助大家进行一个认知上的转变,这种认知转变对于我们理解自己的行为非常重要。很多人都认为,人生就是要追求快乐。这的确不假,但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追求快乐并不是人性的全部,因为我们的行为和选择背后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动机,那就是避免痛苦,而且对于大脑来说,避免痛苦要比追求快乐更重要,也就是说,相比追求快乐,我们愿意付出更多努力去避免痛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会不自觉地把注意力聚焦在那些让我们痛苦和焦虑的人和事上,而不是自己想要的目标和结果上。由此可见,人性的第一诉求其实并不是追求快乐,而是避免痛苦。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们有时不会选择那些看似能够给我们带来快乐的事情,而是会选择那些让自己感到痛苦的“不得不”做的事情。原因就在于,快乐的获得通常是伴随着痛苦的——你要么需要有所舍弃,要么需要有所付出。所以,我们真正面对的并不是快乐与痛苦之间的选择,而是痛苦与痛苦之间的选择,我们最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取决于,这两种痛苦之间,我们更想避免的是哪种痛苦。

  回到一开始我朋友提出的那个问题,老板交给你的任务是不是必须做呢?当然不是,你完全可以选择拒绝,但问题是,你得为此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很可能是被辞退。因此,你此时真正面临的决定应该是,没有工作的痛苦,和做不喜欢做的事情的痛苦,你更想避免的是哪个?如果你选择的是没有工作的痛苦,那么,你做老板交给你的任务就不是因为不得不做,而是你为了避免失业痛苦而做的选择。

  其实我解释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得不”做的事情,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你可能会有疑惑:“可为什么我会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选择呢?”很简单,因为这个选择过程发生在潜意识层面,是潜意识的决定,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无意识的选择,我们的意识并没有主动参与到这个决策过程中。

  为什么我一定要让你明白,那些所谓的“不得不”都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是因为,人生在世,痛苦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一定会经历痛苦。所以,我认为真正值得我们去思考,不是如何逃避痛苦,而是如何面对痛苦,因为我们越想逃避,我们就会越觉得痛苦,相反,如果能够坦然面对,我们反而不会觉得很痛苦。因此,如果想要减少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自己面对痛苦时的心态。

  如何改变心态呢?很简单,这种转变包含两部分:首先是信念上的转变,也就是要从觉得没有办法和没有选择,到相信自己是有选择的;其次是行动和心态上的转变,也就是要从被动选择到主动选择,既然人生一定要经历痛苦,那么不如主动去选择那些我们愿意承受的痛苦。

  事实上,一旦我们开始相信自己是有选择的,并主动去选择痛苦的时候,痛苦反而会消失。接下来,我们就来详细聊聊如何进行这种转变,我会先帮助大家理解相信选择的重要性,然后教大家转变的练习方法。

1536136750315502.png

  2、为什么拥有选择如此重要

  心理学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叫做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自我决定理论认为,人有一个最基本的心理需求,那就是自主性的需求——我们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有选择和决定权,也就是说,我们做一件事情得是因为自己想做,而不是被迫或者受到强迫而不得不做,如果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是受到外界压力不得不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就会缺乏内在动机,很难从中获得快乐。有意思的是,同样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感觉自己不得不做,就会对这件事情产生本能的抵触情绪,但如果我们认为是自己选择去做,我们对这件事情的情感和态度就会完全不一样,比如说,两个人阅读同一本书,自己选择来阅读这本书的人,会津津有味地读;而当做作业来完成的人则会敷衍了事。

  为什么人会对自主性和选择权有着如此强烈的需求呢?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也许能够从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的那个著名的实验中获得一些启发。

  20世纪60年代,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和他的同事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把小狗关分成三组,分别关在笼子里,第一组小狗的笼子是安全的,第二组和第三组小狗的笼子里会随机出现电击,但不同的是,第二组的电击是可控的,只要小狗去触碰笼子里的控制杆,电击就会停下来,第三组小狗则没有控制杆可以碰,也就是说无论它们作出什么样的反应,都不能躲过电击。

  第二天,所有小狗都被放入一个名叫“穿梭箱”的笼子里。在笼子的中间有一堵很低的障碍墙,只要小狗尝试一下,它们就可以跳过去。实验室里有一个蜂音器,只要蜂音器一响,小狗们所在的那边地面就会出现难以忍受的电击。很快,第一组和第二组小狗就需学会了通过跳过障碍墙来躲避电击——只要它们听到音响,就会越过墙,跳到安全的一边。然而,那些之前无法控制电击的第三组小狗,大部分都没有尝试去躲避电击,在听到音响之后,它们只是躺下呜咽,被动地等待电击结束。

  塞利格曼把这种现象叫做习得性无助,他认为第三组小狗因为在那次无法躲避电击的情景中产生了“做任何事都无法改变现实”这种想法,从而对控制自己命运感到极端的无助。这种无力改变的无助感使得它们放弃了改变的尝试,只是消极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这个实验可以说非常好地解释了拥有选择的重要性: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下,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是有选择的,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有掌控整个局面的能力,这种信念能够帮助我们避免产生无助感,并且会促使我们通过不断行动和尝试来寻求改变。相反,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是没有选择的,那么我们在潜意识中就会产生这样的信念:“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没有用,都无法改变结果。既然无法改变,那也就没有尝试的必要了。”这种信念就会导致我们失去行动和尝试改变的动力,变得消极和被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本能地对不得不做的事情产生反感情绪,因为“不得不”传递出来的信号就是“没有选择”,没有选择就意味着失去了对环境的控制力。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个人最基本的幸福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是否相信自己拥有选择。如果一个人感觉生活中大部分事情都是“不得不”做的,那么他一定活得很不开心,并且还是个消极、喜欢抱怨的人。值得庆幸的是,这种状态是完全可以改变的,只要我们能够用某种方式将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替换成自己“选择”做的事情,那么我们就能从不快乐、被动和消极中走出来,获得自己人生的掌控感。

  3、用“我选择”替换“不得不”

  接下来,我们再来说说如何进行信念和行动上的转变。著名非暴力沟通专家马歇尔·卢森堡博士在他的《非暴力沟通》一书中提到过一个有趣的练习,这个练习能够非常好地帮助我们完成这些转变。练习很简单,总共有三步。

  第一步:列出所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拿出一张空白的纸,把那些日常生活中那些自己不喜欢但却认为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列在这张纸上。看到纸上列出来的这些事情,你就会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你活得不开心。

  第二步:用“选择做”替换“不得不”

  列完这些事情之后的下一步,就是在所有这些事前面加上“我选择做”,比如说,如果你认为上班是一件你不喜欢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那么就告诉自己:“我是自己选择去上班,而不是因为不得不做。”

  在进行第二步的时候,你可能会感到心中有一种很强烈的抗拒感,这很正常,因为你内心此时并不这么认为,你依然相信这是一件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没有关系,到了第三步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了。

  第三步:写出选择背后的理由

  第二步其实只是完成了句子的一半,接下来你需要完成整个句子:“我选择__________ 是因为我想要___________。” 说实话,完成这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因为它能够帮助你了解自己,了解自己行为背后的价值取向,也就是,你在生活中更看重什么。

  实际上,我们人生中几乎有所的选择都是由我们潜意识层面的价值取向决定的。比如说,你之所以会选择去工作,而不是冒着没有稳定收入的风险去尝试其他事情,可能是因为你非常看重经济层面的安全感,为什么经济上的安全感如此重要呢?也许是因为你想给家人好的生活,想给孩子一个好的物质基础。如果这是你的理由,那么你就可以写下来:“我选择去工作,是因为我需要有稳定的收入,来确保家人有足够好的生活。”

  当通过这种方式去深入发掘行为背后的动机时,你就会发现,我们做一件事情通常都是出于以下一种或多种动机:

  1)为了钱  2)为了得到赞同  3)为了逃避惩罚  4)不想感到羞愧  5)为了避免内疚  6)为了履行职责

  这些动机和理由一般都是存在于潜意识层面,是我们平时觉察不到的。说实话,这些动机中除了钱和某些必要的职责外,大部分都不是必须的。毫无疑问,钱的确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它直接影响着我们和家人的生活状态,但是到底多少钱才足够,哪些是不应该为了钱而舍弃的呢?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在深入审视自己选择背后的动机,明白了自己做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之后,会有两个结果:第一,你意识到自己做这件事情是为了满足某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需求,这个时候,这件事情就不是“不得不”做的,而是你自己选择去做的;第二,你发现自己做这件事情想要得到的对你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完全可以选择停止做这件你以为“不得不”做的事情。

  当然,如果是第一种情况,你还可以继续思考:这个重要的需求是不是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去满足呢?会不会有其他的选择呢?举个例子,马歇尔·卢森堡博士自己在做这个练习的时候,发现自己最讨厌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是写临床报告,通过深入思考背后的动机,他意识到他选择写临床报告完全是因为想要保住自己的工作,想要获得收入,而这件事情对他和他的病人来说都意义不大。当认识到钱是他做这件事情的主要动机时,他马上就想到他其实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获得收入,于是,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写过一份临床报告了。

  说实话,要真正完成这个练习并不容易,因为它实际上是一个向内思考和审视自己人生价值观的过程。所谓的人生价值观就是要回答:什么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实上,人们之所以会经历纠结,就是因为不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可问题是,人生中很多东西是无法兼得的,你必须有所取舍,不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你就无法去主动选择,于是就会陷入被动和“不得不”的痛苦之中。

  总而言之,如果我们想成为自己人生的创造者,想通过积极行动去探索自己想要的人生,那么我们就一定得相信,不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有选择的,然后带着这种信念去审视和思考自己生活中那些“不得不”的事情,想想做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什么,想想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最后再把这些选择都替换成自己的主动选择。

       本文由卿卿摘自《斜杠青年》作者SusanKuang